vol.54
網絡主播的臺前幕后
  •   網絡直播行業門檻低,足不出戶就可賺錢,誘使網絡主播隊伍迅速膨脹。一些主播為了吸引人氣搏“出位”不擇手段,催生了行業亂象,也引發了惡劣的社會影響。近日,《北京網絡直播行業自律公約》發布,新浪、百度、搜狐等20余家網絡直播平臺正式實施主播實名認證。共筑一個和諧健康的發展環境,才能使網絡直播走得長遠,走得長久。
  •   網絡直播鏡頭前可愛的小米。 視覺中國
      小米是認真在當“主播”。她每天都要備課,跳什么舞,唱什么歌,聊什么話題,準備多少段子,都要提前備好。她的電腦里有一個文件夾,里面裝的全是每天備課的資料。小米沒有周末,也沒有假期。當網絡主播的一年里,她基本上沒有休息過,除非生病直播不了。
  •   大學生網絡女主播璐璐在做形體訓練,保持身材和會跳舞能夠讓她收入增加更多。 視覺中國
      每天璐璐在公司的直播間工作6個小時以上。直播中璐璐需要唱粉絲點播的各種網絡流行歌曲,有時候一首歌就重復好幾遍,每段歌之間穿插聊天、講段子、談時事,還要回答五花八門的問題,從星座、發型、在吃的零食到娛樂明星。遇到部分觀眾進行色情擦邊球的交流,是璐璐每天需要煩惱和擔心的大問題,“不能表現出不高興,必須自然大方地將話題引入其他地方?!?
  •   網絡女主播銀子(藝名)戴上耳機在直播室電腦前對著話筒為粉絲唱歌。 視覺中國 和很多在家直播的網絡主播不同,銀子在一家專門提供網絡主播服務的公司工作,在這里主播們需要遵守按時上線的時間表,做六休一的上班制度。加入公司,雖然規矩挺多,但相較于在家里“上崗”的模式,它也有很多好處。比如,公司提供直播場地,有技術培訓、舞蹈培訓、底薪保障,若表現優秀,還會有額外獎勵。
  •   在直播的過程中,沈曼的父親有時候也會出現。每次當他爸爸出現的時候,沈曼開始與粉絲互動:“你們叫我爸什么?”公屏上滾過一排“岳父”。隨后,屏幕迅速被豪車和成組的禮物堆滿。 視覺中國
      在2013年之前,沈曼只是一家社區醫院的普通護士,月收入只有2000元?,F在她是當紅網絡女主播,被粉絲奉為“女神”,年收入高達數百萬。對于自己的走紅,沈曼認為“有付出才會有回報。當主播之后,我要經常熬夜,嗓子變差,皮膚變差。還會與現實的世界脫軌,變得很宅,朋友很少?!币恢芷咛?,不出意外,沈曼每天都會進行直播,“但我絕對不是工作狂。我只是希望我的粉絲每天都能看到我,不想讓他們失望?!?
  •   女主播展示男粉絲寄來的鮮花。 視覺中國
      在安徽阜陽一家專門提供網絡主播服務的公司,全職主播按規定需要每天進行不少于8小時直播。直播的時間由主播自己安排,直播間歇,主播可以自由地選擇休息。主播的收入除了每月固定的2000元底薪,還有不固定的提成。個別人氣主播,每月的提成收入能高達二三萬元。公司后臺技術支持“美顏“功能,視頻上的直播效果跟現實其實并不完全一致。
  •   網絡女主播相公在直播前補妝。 視覺中國
      相公說:“女主播和粉絲之間并不會互相認識,但是時間久了你會感覺很奇妙,他們真的在支持你,也讓你更有自信。沒有用過網絡直播的人很難理解這種感受?!?
  •   凱凱的打扮異于常人,就是為了吸引網友和路人的注意,吸引眼球。 視覺中國
      因為很多網絡直播都是在室內上網視頻直播,為了和其他在室內的主播有區別,凱凱專做戶外主播。他在網絡視頻直播中的網名叫“神經病模式戶外”,因為他初次在戶外直播的時候,很多沒見過他這種架勢的網友調侃他“神經病”。每次直播,為了吸引身邊市民的注意,凱凱都會在自己的形象上下功夫,一會換個帽子、一會換個眼鏡,有時也會專門到美容店給自己化個貓妝。他認為當戶外主播臉皮需要鍛煉得很“厚”。
  •   網絡游戲主播小雪很少遲到,但是如果有特殊情況,小雪會跳一段舞蹈表示抱歉。 視覺中國
      做一名網絡主播,小雪的工作其實并不輕松。由于經常在晚上做網游任務時和天南地北的網友一起聊天互動,熬夜通宵,在所難免。偶爾她也會遇到一些素質低下且出言不遜的網友,開始小雪特別氣憤,到后來,慢慢也就習慣了,并且能讓這些“不速之客”變成自己的忠實粉絲。
  •   音樂學院畢業的小可醬時常會給粉絲一展歌喉。 視覺中國
      每天兩次超過六個小時的直播工作,讓小可醬覺得需要多看書、多學習一些才藝,才能給網友帶來更多新鮮感。為了在網絡直播行業表現得更加優秀,小可醬專門報了舞蹈班學習街舞,也常常會把新學到的舞蹈片段給網友直播展示。閑暇之余,到圖書館和書店看書充電也是她的必修課。
  •   “男主播”王玉恒的設備很先進,尤其是聲卡能美化聲音,即便唱得再難聽錄出來都比歌唱家唱的好聽,用的攝像頭還能給人美容瘦身。 視覺中國
      王玉恒白天要去父母經營的建材公司上班,穿一身工作制服,跟工人們一起去搬運貨物,晚上8點就要準時與觀眾、粉絲們見面,做兩個小時的節目,一天忙下來,睡覺都在凌晨12點之后了。王玉恒說:“我雖然是個‘網絡主播’,網絡上看著的確很光鮮,其實在現實的社會上很多人不是太理解,當我穿上工裝搬運貨物時,人家連正眼都不看我,甚至還故意刁難,當你說自己是個‘網絡主播’,估計對方會笑掉大牙,說你是不是瘋了……”
  •   可可曾經當過歌手、平面模特?,F在,她是網絡游戲平臺女主播,月收入能有兩三萬??煽傻淖飨r間和大多數人不一樣,“一般是中午或者下午才醒。洗漱,然后吃點東西。接著就打開電腦玩玩游戲,準備主播工作?!? 視覺中國
  •   除了與網友聊天,蘇眉最多的工作內容是唱歌,通常網友來點她來唱,從beyong的《灰色軌跡》到羅大佑的《皇后大道中》,甚至一首深受文青喜愛的民謠《南山南》。 視覺中國
      “網絡世界這個大林子里,什么鳥都有”。蘇眉不時要應對一些帶調戲意味的問題,如果主播經常性回避,粉絲的活躍度就會下降,畢竟互動性是這種娛樂模式的核心,“需要一點情商來應對,這也是工作的一部分吧“蘇眉說。蘇眉的父母起初反對她進入這個行業,因為這個行業總讓人聯想到色情,后來知道蘇眉在綠色平臺工作后才勉強同意。因此,蘇眉渴望能夠在這里證明自己,希望讓父母知道這也是一份事業。
  •   在江蘇太倉一家專注于打造網絡主播的娛樂傳媒公司里,女主播momoko在網絡前直播。 視覺中國
      momoko是成都妹子,因為喜歡主持,大學時期就已經開始主持各種商業活動。她知道主播行當是因為她的爸爸打游戲,因此,她當上主播很快就被家人接納。momoko性情爽朗,網友評價她“知性大方的姑娘比性感的美女有毒得多”。
  •   成靚歡將自己平面模特拍攝的工作狀態實時直播。 視覺中國
      成靚歡是一個淘寶模特,同時也是當紅網絡女主播。在平臺上,她有34.5萬粉絲訂閱戶,每次直播大約都有六七萬人同時在線觀看,人氣最高的一次是50萬人在線。對于外人提到女主播時的曖昧不明,她說:“我是很守規矩的,不會穿太露,自己做得正,不怕別人說?!?
  •   在重慶巴南區,開播前,女主播夏天(白衣者)在挑選衣服,另一位女主播可樂在整理頭發。為了保持新鮮感,吸引人氣,網絡主播們往往造型百變,各式衣服、假發是直播最好的道具。 視覺中國
  •   網絡女主播孫小猴打扮成男子的模樣,進行網絡節目直播。 視覺中國
      孫小猴每天工作4個小時,工作內容包括與粉絲聊天,表演唱歌,跳舞等。作為回報,粉絲們會贈送虛擬禮物給喜歡的女主播。這些虛擬禮物也是女主播們的收入來源。孫小猴供職的直播平臺上有超過10000名女主播,競爭激烈,女孩們不得不挖空心思吸引更多的粉絲。
  •   重慶江北觀音橋步行街,網絡主播將直播間“搬上”大街,現場進行訪談直播。 視覺中國

登錄注冊用戶名 密碼 自動登錄

*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發表評論

往期回顧更多
凹凸视频分类视频在线观看 日本视频网站www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