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ol.105
漫漫回家路
  •   春運拉開帷幕,一場人類最大規模的集體遷徙正式上演。每年春運期間,數以億計的中國人奔波在城鄉之間,風雪無阻,義無反顧,因為有一種幸福叫“回家”。背上行囊,踏上歸家的旅途,匯入春運大潮中的游子不僅是春運路上的獨特風景,也折射出中國人對“家”的重視。歸鄉人的路,也許孤單,也許艱辛,但歸鄉人的心,是興奮的,是雀躍的。
  •   2016年1月23日早,在K876次列車上,剛睡醒的小宋正在整理頭發。 視覺中國
      小宋是山東聊城某高校大四學生,家鄉在山東萊州,因忙于學習和工作,平時很少有機會回家。小宋的春運旅途并不一帆風順。因為大雪天氣,汽車站停止發車,他迫不得已只能乘坐凌晨發出的火車到萊西,再轉站到萊州。經過列車晚點、汽車停運......換乘了火車、出租車、公交車,短途成了長途,小宋花了27個小時才到達家中。
  •   2012年1月14日,車禍摔傷的歐升騰夫婦。 視覺中國
      每年都有數萬的外來務工人員組成“摩托車大軍”,從珠三角地區返回廣西、貴州、四川等地過年。歐升騰一家三口就是其中一員。在歐升騰的兒子歐陽榮霸的印象中,這次的摩托之旅“很倒霉”。先是迷路,再是翻車事故。12日下午,他們到廣西賀州八步城區,父親歐升騰行駛在馬路邊,輪胎出現打滑,隨即一家三口連車翻倒在地?!鞍职钟已?、鼻子受傷,舌頭流血,媽媽臉部腫起?!彼?,夾在中間的他沒有傷情,“就碰了下額頭?!?
  •   2014年1月28日,貴州岑鞏,記者搭乘鄉村客運小型面包車到達家鄉的小鎮。 視覺中國
      一位在外鄉工作的新聞記者的春運旅程艱難又曲折。為了與父母見面團聚,他從廣西南寧出發,輾轉廣西柳州、湖南懷化、貴州玉屏,沿途一路乘坐動車、春運臨客列車、快速列車、出租車、縣際班車、鄉村客運小型面包車.....花費16個小時時間,才能抵達位于貴州岑鞏的家鄉。
  •   2012年1月8日,廣東廣州,準點坐上回貴州的臥鋪大巴,班得華很是開心,趕緊掏出手機,又給家里發了個報平安的短信。 馬強/視覺中國/南方都市報
      盲人班得華奔三了還是單身,因為家里有人給他介紹女朋友,所以心急火燎地想回去。無奈沒買到火車票。好在他幸運地遇見了志愿者,又幸運地買到了汽車票,并且幸運地準點坐上了車。雖然他看不見,不過他的春運回家路,出乎意料的順利。
  •   2016年1月26日,廣州南站,楊麗一手抱著熟睡的軒軒,一手拖著行李箱趕火車,一路像打游擊。 視覺中國
      梁光友和楊麗在外打工整整十年了,因為舍不得4歲兒子軒軒留在老家做“留守兒童”,從四年前開始,楊麗便一直將兒子帶在身邊?!艾F在回家,心情跟以前不同了,以前工資低,每次過年都要坐很長時間汽車回家,又臟又累,現在交通便利了,高鐵轉四次車,10小時就能到家,感覺好太多了?!彪m然條件好了不少,但在梁光友、楊麗夫婦看來,春運仍然是一場需要打起全部精神的“戰役”。
  •   2016年2月7日,陜西西安,西安繞城高速上,王少華專注地開著車回老家。 視覺中國
      春節高速公路免費,王少華覺得開車回家比較劃算。她是一名網絡編輯,在西安一家較著名的網絡公司上班,負責組織網友進行拍攝等活動,平時比較忙。但每每到春節放假前,她思家的心情就會很強烈。春節,給了思念的一個借口,因為愛著親人,才會想過春節,春節過后,才會懷念春節。
  •   2016年1月26日清晨,廣州南站,熊光華和湯子云夫婦腳步匆匆,歸心如箭。 視覺中國
      熊光華夫妻已斷斷續續在外打工15年,幾乎是全家唯一的經濟來源。妻子湯子云說,自己的父親已經60多歲,一個人住,很孤單,有個三病兩災都沒人照顧,她希望能早點回家盡幾天孝。讓她同樣牽掛的還有一雙兒女,女兒今年9歲,兒子3歲,都跟著爺爺奶奶生活,這令她深感愧疚。 “每次回家,一眨眼的功夫就要走了,短得跟做夢似的,真想多陪陪他們??!” 湯子云說著哽咽起來。他們從深圳出發到達貴州家里,1300余公里路程一共轉了7趟車。一路的辛苦,在見到家中兩位老人和孩子迎出來的那刻一掃而盡,幸福難以言表。春節假期的團圓是他們一家人最美好的時光。
  •   2014年1月10日凌晨,經過三十多個小時的火車長途旅行,火車快要抵達終點站貴陽站了,劉義南抱著女兒,很開心。 視覺中國
      劉義南和父母在浙江一家翻沙廠打工,孩子剛出生不久,為了讓小寶寶和還在做月子的老婆能舒服點回家,劉義南和爸媽一起合計著搭乘臨客列車早點回家,避開春運高峰。在火車上,劉義南的爸媽常常就站著,把位置給正在做月子的兒媳。這樣兒媳就可以躺著休息和睡覺。一路上,一家人互相照顧,熬過了三十多個小時的漫長旅途。
  •   2014年1月26日,安徽蚌埠,林陽陽在車站的人群中顯得有點格格不入。 視覺中國
      從上海出發,輾轉南京、蚌埠、徐州、鄭州、西安、蘭州,最終到達目的地西寧。7張火車票、途經8地、需在11個火車站上下車、總距離約2438公里,大約花費30個小時,這是林陽陽選擇的曲線回家路。雖然曲線回家會讓自己多花錢以及多花時間實屬無奈,但作為一個火車迷,林陽陽樂在其中。他本可以選擇更便捷的方式回家,但他不希望麻煩家人,不是說一定要頂天立地,但是想要盡可能的靠自己打拼。
  •   2015年2月4日,D2804次列車從廣州南站出發開往貴陽北,莫紅群夫婦在列車過道里的合影。 視覺中國
      莫紅群夫婦在外打工,13歲的兒子和5歲的女兒都在老家念書,每年回去團圓是他們最大的愿望。貴廣高鐵的開通大大縮短了他們回家的時間,以前坐火車至少需要十四五個小時才能由廣州到貴州,現在只需5個小時20分鐘。疼愛兒子的莫紅群,還給淘氣的兒子買了雙280元的鞋作為禮物。
  •   2016年1月22日,四川北川,黃海成通過“快遞”的方式將自己“運送”回孩子身邊,以滿足他盼望爸爸回家過年的愿望。臨近寒假時,黃海成接到孩子老師的電話,老師告訴了他讀三年級的兒子李昂(化名)的新年愿望是希望:“爸爸能回家看他”。 視覺中國
      35歲的黃海成是個裝修工人,常年在外打工的他已經3年沒有回家了。從打工的無錫回到四川北川縣小壩鄉,要經過一段艱辛山路。這里山高水遠,人少地稀,是四川的重點扶貧地區。黃海成15歲起就開始外出打工,因為家鄉偏遠而貧窮,讓他堅定地認為“未來讓孩子進城生活”就是自己努力的方向。10歲的李昂(化名)成績很好,還是班長,這讓嘗盡外出謀生不易的黃海成非常安慰。
  •   2016年2月16日,黃永健在北京到漯河的火車上。 視覺中國
      黃永健在北京打了十多年的工,從北京到平頂山葉縣他家的農家小院,需要火車轉汽車再轉汽車。葉縣開城鄉公交的是黃永健的老鄉,一路上,黃永健一根接一根向熟識的司機讓著煙,司機一句接一句地給他講述著近一年來家鄉的變化:“村頭又建了個規模超大的駕校,去你們村兒的路又加寬了……”興致勃勃的黃永健與此前一天在北京時簡直判若兩人,雖然這十多年里的大多數時間都在那個大都市度過,可那里永遠成為不了自己的家。
  •   2014年1月26日凌晨,廣東惠州,王蘭陽稍事休息后繼續上路。 視覺中國
      春節要到了,在廣東汕頭某制衣廠打工的王蘭陽的出租房卻遭了賊,工資被偷光,身份證也不見了。沒有身份證,買不了火車票,他咬了咬牙,拿出老板和工友們資助他的200多元買了一輛自行車,決定騎車回家。24日凌晨4時許,王蘭陽踏上了漫漫回家路,從汕頭到湖南衡陽老家全程約940公里,他大約要騎47小時才能抵達。
  •   2016年1月31日,安徽阜陽,呂師傅帶著82歲的母親回家。 視覺中國
      呂師傅老家是黃山市璜田鄉人,因為兒子在阜陽上班,去年6月份,他便帶著82歲的母親和愛人來到阜陽照看上學的孫子。春節臨近,兒子公司放假較晚,而母親回鄉心切,呂師傅背著行動不方便的母親踏上回家的路。對呂師傅一家來說,故鄉的家,才是他們的根。
  •   2013年1月25日,云南昆明,朱世寬與工友們。 視覺中國
      “我們從老撾回國,一年回家一次不容易啊,太興奮啦!”老家在江蘇的朱世寬與工友們激動之情溢于言表。他們一行人在老撾參與電廠建設,春節是他們一年中唯一能與家人團聚的時光,雖然短暫,卻是他們在外一年的念想。
  •   2012年1月14日,西安火車站候車室,開始檢票進站,惠良鵬和父親一步一步跟著人流往前移動。 視覺中國
      陜西航天技術學院大三學生惠良鵬家住重慶銅梁,父親在西安打工,他們選擇一起乘坐火車回家過年。春運期間的列車超員率達到78%,過道上站滿了人。雖然擁擠,但惠良鵬想到馬上就能回去見到媽媽和其他親人,還是很開心?!澳芑丶疫^年,一切都是值得的?!?他說。

登錄注冊用戶名 密碼 自動登錄

*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發表評論

往期回顧更多
凹凸视频分类视频在线观看 日本视频网站www色